“转基因人”横空出世,霍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!

今天,一则大新闻在朋友圈炸了锅!

全球第一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,在中国诞生。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,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,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。双胞胎分别叫露露、娜娜。

据悉,基因编辑手术比起常规试管婴儿多一个步骤,即在受精卵时期,把Cas9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,用5微米、约头发二十分之一细的针注射到还处于单细胞的受精卵里。

这个新闻来得措手不及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舆论迅速发酵,一时众说纷纭。

听起来,基因编辑像是一把近乎魔法的剪刀,重组几对基因,就能免于艾滋病。莫非人类要迎来优生学的春天?

吃瓜群众正准备为之欣喜,专家们却迅速出来抵制了。

原来,背后有巨大的伦理风险。

“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中国人的CCR5是可以完全缺失的。”来自清华大学教授的看法,对健康胚胎进行CCR5编辑是不理智的,不伦理的。

而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编辑专家则认为,这项试验是 “不合理的…… 对人类的一种在道德或伦理上都无法辩护的实验。”

那么基因编辑婴儿,有什么伦理风险?对人类有什么威胁?

01

在生理医学领域,基因编辑技术既可以用于缺陷预防,也可以用于能力增强。

可以设想,通过基因编辑技术,不仅许多疾病会被“天然地”排除在了人类经验之外,而且,人也会变得更加像“人”——一种相貌俊美、肢体优雅、聪明伶俐、茁壮得像天使的完善生灵。

但问题是,“基因编辑技术究竟对谁是善、对谁是恶;对谁是好、对谁是坏?”

霍金曾经预测,基因技术可能会创造出一种叫“超人”的新人种,很有可能毁灭其他人类。

超级人类是在智力、寿命和免疫力等方面都明显优于普通人类的一个群体。但是,这种由DNA变异而来的超级人类并不能率先进入寻常百姓家,而是社会上一部分有钱人的专利。

基因技术一旦应用,就意味着购买,就意味着财富。

掌握社会资源的富人很快将有能力进行选择,他们会花钱推进研究并让自己的后代接受“改造”、改变基因构成,从而创造出具有更强记忆力、抗病性、智力以及寿命的“超人”。

当富人通过基因编辑对下一代进行改良后,人类这个物种在性能上将出现明显的差异。到时,拥有更高智力、更长寿命和更强免疫力的超级人类将负责人类社会的运转,而社会绝大部分资源将向其倾斜。

那么,作为普通群体,或许在连本身都“养活”不起的前提下,又如何考虑下一代的繁衍呢?有人天生就是富人,有人天生就是穷人,这不可怕,至少安慰自己努力就有回报。

但是有的人天生就比别人又高又壮又聪明又长寿,还有超能力,那就悲剧了。这是无论进化多少代都无法逾越的鸿沟!

在一个富人即“神人”的世界,阶层之间的差异,恐怕就不是一个“社会折叠”的问题了。那时候的矛盾也不再是两个阶层的矛盾了,而是两个种族的矛盾。

即使国家明令禁止,但是谁能抗拒改善自己特征的诱惑呢?

“超人”将以更快的速度继续进化,而正常的人类则无法与之抗衡,会逐渐丧失社会存在意义。

无法预料的风险悄然发生。

02

一把基因编辑的魔剪,的确能够断然剪出一个我们根本没有理解、更谈不上为止准备好了的新世界。

但那个时候,我们如今所熟悉的一切:现代社会的架构、治理、财富积聚、产品剥削的方式,都要发生颠覆性变化。

那个新世界,如果超出了人性所能够承受的极限,那么在基因技术的裹挟下,我们不是跃进了一个更自由的新世界,而是掉入更大恐慌和绝望的炼狱中。

超级人类出现后,那我们这种正常人处于先天弱势。社会上的歧视和分裂将更加严重。

“基因人满地跑的世界,你害怕吗?”

而今天,这则新闻却向众人高声宣布,基因编辑婴儿已经走入现实,成为人类不得不面对的议题。

要知道在英国,根本不允许基因编辑儿童诞生。与国际相比,中国的生物技术是不是走的太快了点?

国内122位科学家联合发声:这项所谓研究的伦理审查形同虚设。居然敢直接进行人体实验,只能用疯狂形容!

查阅网上资料发现,这次批准申请书的,只是一家民营资本医院,且有莆田系背影。根据规定,基因编辑是人对身体的遗传密码做出的修改,必须要国家级的政府论理机构批准。

并且,经过基因修改的婴儿也不被允许出生,即便要用人的胚胎进行研究,也一般限于14天的胚胎,即胚胎发育到14天后必须销毁,不能发育成长为人。

也就是说,这是一桩违法的人体试验,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!

罗兰·巴特曾说,人类婴儿学会转动眼珠凝视爸妈的那一刻,才是人类灵魂真正诞生的时间。

但是,某些科学家却随意用剪刀对基因进行修剪,让复制人混入到自然人的基因库,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!

这样一来,人类历史将会前所未有地被改写,未来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,在新世界的门槛那边,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?是灿烂光明的希望,还是噩梦般的绝望呢?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